• 产品分类导航
  • 日本沙迪克慢走丝(Sodick)
  • 日本沙迪克放电机(Sodick)
  • 台湾建德平面磨床(KENT)
  • 台湾建德龙门磨床(KENT)
  • 台湾建德炮塔铣床(KENT)
  • 台湾百德加工中心(QUASER)
  • 台湾宇青平面磨床(SEEDTEC)
  • 台湾旭正炮塔铣床(TOP ONE)
  • 台湾群基电火花机(Lead)
  • 台湾群基加工中心(Lead)
  • 轮胎模放电加工机(Lead)
  • 塞维斯精密中走丝(Lead)
  • 站内搜索
台湾工具机业的未来发展与现实困境

台湾工具机发展困境

台湾工具机业的未来发展与现实困境(台湾工具机发展困境

工具机为机械工业之本,台湾工具机制造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但是相关技术人才之训练仍未有系统之课程教授,加上精密工具机相关技术因涉猎之专业不仅广泛且深奥,非单一学者或专家可将其完全传授,因此本课程乃藉由结合具专精之校内外产官学研杰出人士针对精密工具机之设计、检测、加工等三大主题进行远距教学。课程内容结合理论与实务,目标在使学生能了解精密工具机技术内含及现况与发展趋势,同时学习到生产工具机的每一过程。由于此课程凝聚了来自不同领域的经验与知识,对于学生进行此一领域之研究或是欲从事此一行业均相当有助益。
台湾工具机业的未来发展与现实困境友情链接:苏州慢走丝昆山火花机南通磨床

01、工具机乃工业之母、磨床更是精密科技之结晶

工具机产业是一个国家的枢纽工业,工具机产业与制造业存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工具机精益求精的发展,带动制造业在生产效能及产品精度的表现,使工具机产业培养了最专业的人才与最密集的技术,工具机产业的发展带动国家对外竞争力的影响不容忽视,也因此工具机产业被视为国家工业化程度的指标。
磨床更为工具机中最高精密的工作机械,承担着最后一道制程完工精度的严格关键要求,是工具机精密科技的实现象征,为了提升国家高科技产业,如日本、德国、美国、意大利、瑞士无不竭尽所能去发展工具机产业。

02、日本十年经济无法复苏,科技仍执世界牛耳

一九六零年代日本乘着世界经济起飞的机缘,由于努力发展工具机产业,幸运的成为高科技国家的翘楚,更成为世界最大工具机产值输出的制造国,这是日本政府积极重视的成果,也是雄傲世界数十年的成就,工具机产业曾经为日本创造了每年近百亿美元的外汇。
可是自一九九零年起日本经济因过去十年过度扩张而泡沫化幻灭,因而陷于长期的不景气中,加上金融风暴的引爆,十年间企业破产倒闭无数,失业人口居高不下。金融业在泡沫经济时期因为过度放款,且放任房地产业,建设商炒高地价、房价,造成企业经营成本增加且资金取得不易,而削弱产业竞争力,因营运衰退而无力偿还贷款,形成银行庞大呆帐,导致长期的经济萧条。这段时期,日本政府曾努力不断的提出振兴经济方案,扩张公共建设的支出,仍然效果有限。
不过虽是如此,日本政府过去几十年来在工具机产业所用心打下扎实基础,仍然坐稳工具机产值最高的龙头地位至今不变,也因此日本能继续发展高科技,生产高附加价值工具机,其高性能、高精密、高效能仍执世界精密工业之牛耳。

03、台湾工具机产业的优势及努力成果

台湾工具机产业以中小企业为主体,凭借的是弹性制造及应变的能力,以擅于为客户订制产品且物美价廉见长,配合完善的卫星工厂加工体系,具有组装产能迅速及零件取得容易的优势。目前台湾工具机产业有七成以上供应岛外市场,具有与机械工业、国防工业、汽车工业、航天工业等产业紧密关联的特色。
在当前制造业受到全世界不景气的影响,所有的厂商都在集思如何降低设备成本之际,工具机先进国家原有的优势产值正逐渐消退中,取而代之的是生产线上采用同样精度但较廉价的工具机,这对紧追日本工具机质量脚步的我们而言,反而是一项利多。
十年前日本的制造业,几乎全用日本国内产制的工具机,当时就算台湾的工具机卖得再便宜也不被接受,主要是当时台湾工具机的精度、稳定性、可靠度欠佳,然而在台湾工具机产业集体的努力研发改良下,工具机的精度、稳定性及可靠度不断提升,积极赶上日本与欧美等先进国家工具机的水平。

04、荣光的工具机水平

以荣光公司产制的磨床而言,现在不仅能达到±1.5μ的精度要求,还满足CPK > 1.33的可靠度要求,所以有许多精密制造业厂商现在已经使用荣光的磨床,取代了原先采用日本或欧美高价的购买计划,就连日本在海外投资的制造业为了降低设备成本,许多知名大厂也开始采用荣光的磨床来作精密加工之制程设备。
荣光公司只不过是台湾工具机产业中努力三十余年有成的一例,事实上这些工具机中小企业的奋斗,创造出了全球第六大工具机产区的地位,亦对举世闻名的台湾经济奇迹贡献卓著。

05、工具机产业是实力的表现

目前工具机走向高精度、高效率、高可靠度、多工复合化等发展方向,台湾各家工具机业者无不卯足劲,全力冲刺、创新研发。然而工具机在台湾却被归为传统产业,政府将生技、奈米、晶圆、电子产业定义为高科技产业,视为着力发展的重心,整个民间投资风气乃至于学校教育培育人才皆以高科技产业为主轴,这对于机械工具机产业的人才取得,乃至于整个机械业的发展更形困难严峻。
事实上这些所谓的高科技产业也必须靠机械设备来制作成商品,但是目前绝大多数厂商是从国外进口机器设备来代工生产,花费许多国家的外汇,所创造给台湾的经济利益确实大打折扣,反而不如工具机等机械传统产业,如果这些高科技产业的制造设备也能由岛内工具机业者提供,必然能使台湾的经济实力更加坚强,实力强盛,所以台湾应该积极重视机械工具机产业,加速机械工业高科技的升级。

06、应大力重建台湾技职教育的体系

过去四十年来台湾经济发展从农业、工业、服务业到目前高科技,使得台湾产业技术突飞猛进,技职教育也从一九五零年的初级职业学校,一九六零年高级职业学校,一九七零年专科学校,一九八零年的技术学院,发展到目前的科技大学,可看出技职教育在台湾产业发展及经济起飞中扮演着相常重要的角色。
台湾过去靠技职教育的成功,缔造出台湾经济奇迹,因为台湾的经济奇迹主要是由技职教育毕业生投身中小企业辛苦奋斗缔造出来的,而这些技职教育下的产业人才成为台湾经济体系的中坚分子,对整体建设发展的影响既深且广,台湾工具机产业也蒙受其益而蓬勃发展,因此技职教育的重要性不容忽视,培育一流的人才,更是提升技职教育的重要环节。
过去社会以文凭认证一切,流风所及,各校纷以升学为教育导向,技职学校成为学子升学选择时的次等考量,造成公私立职校、专校一窝锋的升级技术学院、科技大学,以吸引学子,赶搭时下高学历潮流,忽略技职教育本身的意涵。
现在更因鼓吹全球化高科技产业发展,所开的学门皆着重于顶科技、新科目,不但师资缺乏,课程更无充实的软硬件设备配合,最主要是没有打好专业基础教育,致使所培育出来的学生与产业需求的落差很大,引发目前学生毕业即失业的压力,尤其令人感叹的是机械产业人才的极度匮乏,许多机械系毕业的大学生,甚至研究生,缺乏机械产业所需的基本能力,回顾已往,这不禁令人怀疑我们的技职教育在这五年出了很大的问题。随着经济环境的变迁,知识经济已成为产业成功的重要因素,技职人才的养成应配合了产业知识经济发展的内容及规模作实际的调整,却不应将技职教育视为非顶级人才之培养。

07、工具机产业人才瓶颈在机械设计人才

一个机械设计工程师必须执行由构思打样,组合图,拆图至完成整套零件图面及零件图表,才交付到制造工厂。其中构思打样为机械设计工程师的心血结晶,其所包含的专业知识与经验,在一般学校教育中只有最基本的启蒙,然而,万丈高楼平地起,十年前成功的技职教育,让工具机业者在培养一个专科毕业生从零件图至构思打样的机械设计能力,通常需要一年半以上的密集培训即能奏效,然而今天却是连可培养的人才都很难找到,事实上这是工具机产业发展的瓶颈所在,如何培育机械设计工程人才,更是当务之急,即使未来到大陆或国外找人才,就算寻的到,仍有很多不利的因素,例如替落后地区工具机业培养了竞争力等问题。

08、台湾工具机产业的竞争隐忧

虽然台湾工具机的精度、稳定性及可靠度不断提升,积极赶上日本与欧美等先进工具机的水平,致使许多客户以台湾产制的工具机作为机密细加工,摆脱过去给人只能作粗加工的印象,但是机械人才的匮乏,大陆工具机在大力扶持下紧追在后的压力,加上新兴国家的快速崛起,例如自一九八七年韩国受惠于美国对台湾工具机的限制进口量而积极发展工具机,近年来因有汽车业做后盾及政府重点政策支持下而膨勃发展,还有来自日本工具机因应不景气的减量降价行动,使得工具机竞争态势更形白热化。
这使得我们必须投入新市场开发,研发高科技、先进高可靠度机种来因应,滞留不前将走向被淘汰的命运,然而人才匮乏,年轻人缺乏进入此产业的意愿,有可能在未来十年成为台湾工具机产业的致命伤。

09、应重视台湾工具机的未来

当全球化的时代来临,台湾的工具机产业挹注了大量心力于设备及技术的开发,务求摆脱恶性的价格竞争时,有的转型至高科技产业制程机械设备来发展,有的与岛内外学术、研究机构或岛外先进厂商合作,共同研究关键技术及开发主力机种,有的则寻求岛内外厂商策略联盟,以分配利润的方式来降低成本,共享市场并互补彼此技术或产能的不足,但是不管何种方式,求新求变已是台湾工具机业未来求生存的不二法则。
诚然此关键时刻更需要能适时的给予关爱的眼神,在技职教育方面,在人才供给方面,在资金浥注、奖励投资、减免赋税、从业人员社会福利等方面,在国防工业武器自制,以及在高科技产业设备自制方面,能以政策多协助工具机业者,使其有空间及时间解决目前所面临的困境,不但对减少社会失业率,更对提升国家竞争力,有绝对的莫大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