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分类导航
  • 日本沙迪克慢走丝(Sodick)
  • 日本沙迪克放电机(Sodick)
  • 台湾建德平面磨床(KENT)
  • 台湾建德龙门磨床(KENT)
  • 台湾建德炮塔铣床(KENT)
  • 台湾百德加工中心(QUASER)
  • 台湾宇青平面磨床(SEEDTEC)
  • 台湾旭正炮塔铣床(TOP ONE)
  • 台湾群基电火花机(Lead)
  • 台湾群基加工中心(Lead)
  • 轮胎模放电加工机(Lead)
  • 塞维斯精密中走丝(Lead)
  • 站内搜索
群晖科技翁英晖打造出储存器隐形冠军

群晖科技

群晖科技翁英晖打造出储存器隐形冠军(群晖科技

这是一个靠着破格想象与谨慎手段,打造全球隐形冠军。群晖科技你或许没听过这名字,但它的自有品牌SYNOLOGY却是扬名国际的隐形冠军,是全球前三大家用网络储存器品牌。群晖科技销售称霸欧美,不仅高踞美国亚马逊网络储存器品类销售第一,群晖科技在欧美各国的市占率更从四成起跳。群晖科技获利与华硕平起平坐。两年前营收仅一百二十亿元,是华硕的百分之三,净利却突破四十亿元与后者齐高。甚至早在二零一三年,群晖科技公司每股收益就已达一百六十二元,是大立光同年每股收益逾两倍。而在这背后擘画奇迹的人物,就是群晖科技董事长暨执行长翁英晖。翁英晖、出生1957年、台大森林系及俄亥俄州立大学计算机科学硕士、曾任微软台湾代加工事业部资深副总经理、现任群晖董事长暨执行长、

群晖科技翁英晖打造出储存器隐形冠军友情链接:常州慢走丝南京火花机芜湖磨床

翁英晖行事保守、群晖科技过去十年执行长轮值

低调是群晖科技董事长翁英晖的代名词,他鲜少应酬、下班后深居简出。四年前翁英晖资助台大电机系团队超过一百万美元,唯一条件是不能把我的名字说出去。这位堪称台湾科技界最神秘的董事长甚至创业二十年从不跟媒体打交道,直到去年因回任群晖科技执行长、带领群晖科技转型才愿意曝光。
翁英晖的愿景富野心且大胆,一九九零年代末电子五哥仍是当红炸子鸡的年代,翁英晖和创业伙伴廖群,就立志打造一间有自主生态系的软件公司,比腾讯、阿里巴巴等亚洲科技巨头都还早。但谈到创业之路,他在九十分钟专访中却反覆的说了九次保守,与他超前部署的创业想象呈现极大反差。他的保守体现在群晖科技成立多年,他坚持不让创投入股也不让群晖科技上市,因不希望群晖科技发展被外人或资本市场干扰。
甚至从二零一九年回推十年,翁英晖在群晖科技内部采轮值执行长制度,前后由四至五名资深员工轮流出任群晖科技执行长。这看似高风险、大胆的制度出发点也源于分散风险。他的想法是轮值除了能培养人才,也能降低未来真要完全交棒时所托非人的机率。翁英晖说:这做法让群晖科技同时拥有许多历练过执行长的人才,这非常好,我们每一个位子都会想,第二个人是谁?

群晖科技切入储存市场还自建系统

不过大胆想象、保守行事正是翁英晖引领群晖科技成为隐形冠军的关键。翁英晖的大胆来自于站在巨人肩膀上的视野。建立群晖科技前翁英晖曾在台湾微软工作十年,位居资深副总经理。一路看着微软凭着视窗九五打造出一套纯靠软件授权的商业模式,称霸全球个人计算机市场,同时他也看遍台湾电子代工厂的艰困与弱势,看到微软这商业模式觉得非常有吸引力,我如果要做就要做这种生意。翁英晖更透露当年印象最深刻的,是曾经多次亲耳听到微软创办人比尔盖兹说:我们是软件公司,我们可以做所有事情,翁英晖而立下鸿鹄之志。
他的谨慎则来自于两次创业后,都曾因太放胆想象滑铁卢后的修正。一九八八年广达成立的同一年,翁英晖就与朋友合伙创业开发笔记型计算机,结果产品没通过安规,还遇上资金问题因而鸣金收兵。二零零零年翁英晖看准网络普及后,数位资料量势必暴增,决定切入微软及苹果还不重视的储存服务器创立群晖科技。初期群晖科技便锁定只做软件,目标是打造一套有着自有作业系统、应用程序的软件生态系。
这愿景即便在今天,也会让人有小孩玩大车之感。只要看软件霸主谷歌的个人计算机克隆木系统,至今市占率仅百分之壹就知道这件事多难。即使自认已比较保守,选一个较小的产业及一个小的角度来做,翁英晖仍低估了打入新市场的难度,为这些破格的想象吃足苦头。
当时储存市场以企业客户为主,这群人都是追求稳定、可靠。偏偏当时群晖科技只做纯软件授权,硬件则和其他业者搭配,每当遇到设备故障常发生不知是硬件还是软件出状况的责任归属问题,加上群晖科技还在建立品牌力,短时间内难以取得市场信任,导致群晖科技草创头三年始终在小赔小赚之间摆荡,尾牙甚至曾经在群晖科技公司会议室内举行。
翁英晖回忆那段期间,对外得苦恼市场开拓,对内则得面对来自员工的压力,他苦笑当时甚至有工程师是哭着离开群晖科技,会觉得好像嫁错人,他们都很优秀,觉得我这么优秀为什么不去联发科?为什么要跟群晖科技走一趟不知道未来在哪里的路?

群晖科技跟丰田借镜平价策略、营收连增甩低迷

群晖科技载浮载沉三年后,翁英晖从丰田汽车找到灵感,他在原本锁定的市场里谨慎的再规划出另一块全新的空间,有别于当时市场动辄上万美元的网络储存器,群晖科技推出单价不到一千美元的产品转攻个人用户,如同一九六零年代丰田进军北美时,以市场还没有的平价小车花冠切入市场。同时群晖也从纯软件公司,跨入软硬整合。群晖科技资深副总经理吕青鸿指出:当时我们重新定位市场,把网络储存器从企业带到玩家或小公司,再来做软硬结合,解决掉以前与硬件伙伴的沟通问题,把综效最大化。
不过更多挑战随之而来。当时初入硬件领域的群晖科技,经常会因使用者反映想要什么产品便一头热的投入研发,推出许多超前市场,但却叫好不叫座的产品。譬如群晖科技曾开发储存、网络分享、网络打印三合一产品,推出前群晖科技内部都认定会大卖,结果上市后每月只有一到两百台销量。一名群晖科技的资深员工透露,后来群晖科技才开始导入市场调查系统,也学会观察竞争对手的产品策略,发展策略转趋谨慎。
直到二零零六年电商通路兴起后,网络环境也更趋成熟,越来越多个人用户开始有储存的需求,群晖科技定价不到一千美元、却提供企业级效能的网络储存器,吸引一票科技重度使用者青睐,群晖科技后续更打入中小企业市场,业绩也才进入黄金年代,群晖科技曾创下营收连续七年成长百分之六十的惊人成绩。

翁英晖回任执行长要群晖科技慢下来

翁英晖高中同学、台大电机系教授吴瑞北观察:与其说保守,不如说他非常实际。三年前眼见网络储存器的市场逐渐饱和,翁英晖再一次破格想象将触角伸向大型企业客户,群晖科技进行二度转型跨足公有云市场,群晖科技在德国兴建三座资料中心。从轻资产走向重资产,竞争对手也从轻量级的储存器同业,变成重量级的亚马逊、微软、谷歌等国际巨兽。
为带领群晖科技转型翁英晖选择在去年回任执行长,目的是扭转员工思维。以往群晖科技人习惯面对消费性市场,擅长快速开发与修正产品,一年内作业系统可以发布高达四十三次更新,翁英晖反问:可是企业客户不要呀,你喜欢微软操作系统一直升级吗?为了让群晖科技慢下来,翁英晖曾在一场内部会议宣示:群晖科技未来会更聚焦质量,甚至不惜减缓产品推出的速度,未来群晖科技每个产品的测试时间得变两倍,测试项目更是过去的三倍,从以往面对消费性市场频出快拳的模式,变成像打太极拳以缓以柔克刚。
虽然务实的面对危机,并回任执行长引领转型,不过翁英晖的谨慎,却也很可能让群晖科技在新战场面临考验。华硕云端总经理吴汉章分析,公有云属于资本密集市场,业者不仅得花大钱建资料中心,经营客户、提供在地服务的费用也十分惊人。换言之这多是资本雄厚的上市公司才有优势玩的游戏。坚持不上市的群晖科技未必能占到便宜。不过相对于资本,翁英晖说他现在最担心的,反而是人才竞逐的问题,尤其近期脸书、亚马逊、谷歌正加码投资台湾并大抢台湾人才。无论群晖科技的下一役如何,这家公司已经用二十年证明,台湾科技业绝不是只有硬件代工一条路可走。面对以人工智能为主体的物联网时代,也许已谨慎、踌躇多年的台湾科技业现在最缺少的,正是如翁英晖一般破框的想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