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分类导航
  • 日本沙迪克慢走丝(Sodick)
  • 日本沙迪克放电机(Sodick)
  • 台湾建德平面磨床(KENT)
  • 台湾建德龙门磨床(KENT)
  • 台湾建德炮塔铣床(KENT)
  • 台湾百德加工中心(QUASER)
  • 台湾宇青平面磨床(SEEDTEC)
  • 台湾旭正炮塔铣床(TOP ONE)
  • 台湾群基电火花机(Lead)
  • 台湾群基加工中心(Lead)
  • 轮胎模放电加工机(Lead)
  • 塞维斯精密中走丝(Lead)
  • 站内搜索
台万工业脚踏车踏板出货变少却更赚钱

台万工业

台万工业脚踏车踏板出货变少却更赚钱(台万工业)

台万工业是脚踏车踏板的隐形冠军,在欧洲拥有一半市占率。从二零一三年进行数位转型九走出与别人不同的路,目标是要做全球的生意。走进一座在中南部再普通不过的两层楼工厂,却赫然见到一个约两米高的黄色机器手臂,正忙着将铝合金压铸成轴心,送上组装线,再套上塑胶外壳,一个个脚踏车踏板的外型瞬间成形。这里是生产踏板的世界隐形冠军—台万工业数位工厂基地。
我们叫它阿福一号,它来到我们台万工业后,每年工作三百天,每天二十四小时,从来没有怨言。台万工业总经理白亚卉心满意足地介绍。这是台万工业二零一四年购入的第一只机器手臂,目前已有十一只手臂在运转,预估年底还要增加三十只。人家拿机器手臂要用来做电视、手机或汽车这种高单价的产品,但我们做的是平均售价一点五美元的踏板。台万工业白亚卉不讳言被同业视为疯子,虽然投资一只手臂只要八十万元左右,但是模具、机台要换新调整,人员要重新训练,台万工业为了这条自动化产线已投资上亿元。白亚卉说做脚踏车零组件,全世界也没有像我们这样的工厂。脚踏车零组件不像手机零组件具有高附加价值且产品周期又长,这使投资回收期更长,台万工业董事长白政忠说道:数位转型投资必须看作是长远投资,若只看眼前能回收的利益,绝对不来,但是对的事,只要认真一直做就好。
总部在台中大甲的台万工业,在印尼、台湾有生产基地,在荷兰有销售中心,与多数脚踏车零组件台厂专司代工不同,台万在欧洲拥有自有品牌与通路,在欧洲市占率逾五成,位居第一,目前营业额有一半来自自有品牌,另外也帮知名脚踏车品牌美利达代工生产踏板。从二零一三年开始台万工业正式启动数位转型工程,不同于多数中小企业先导入客户信息管理系统,他们却从投资金额庞大的自动化生产线着手。花这么多钱做这种一块美金的东西,光是这点很多业主就过不了心中那关。白亚卉点出决策困难的关键,但为什么台万工业敢与别人不同?台万工业并非凭空想象,单靠勇气或傻劲做决定,而是在一九九八年当他们并购德国百年脚踏车品牌友联后,看清欧洲市场特性才敢走出这一步。
当时受到市场低价竞争威胁,多数企业选择去大陆设厂,用同样低价逻辑回应外界挑战,但白政忠走不一样的路。台万工业不仅与丹麦马维集团策略联盟,进而将友联纳入旗下,开启台万工业直接面对消费市场的第一步。

台万工业调整订单结构、直攻欧洲消费市场

 等到二零零零年威胁来袭订单开始流失后,台万工业更决定在荷兰设置欧洲销货中心,提供七十二小时实时供货服务。大陆同业还没崛起时我们产量很大,但是订单来源都掌握在客户手中。大陆同业崛起后订单开始流失,我们认为不能再去追单,决定跳过中间商直接往市场端着墨。代理商赚中间差价,成本是主要考量,接这种单会以为只有低价才是王道。但如果直面消费市场,看到的光景也会不同。提到为何台万敢在生产线大举投资,白亚卉说了解欧洲市场后,发现客户在乎质量,原来这世界还有一块不是只看价格的市场。早在二零一四年引进机器手臂之前,台万工业已经花十年以上时间测试半自动化产线。欧洲客户来台万工业看工厂,发现我们一直在进化,才愿意相信我们就是最好的供应商。
订单结构的调整已看到成效。台万工业在一九九五年时一个月生产一百八十万组踏板,现在一个月只生产六十万组踏板,出货量只有三分之一,但白亚卉表示台万工业现在比那时候还要赚钱。例如台万工业原本只是脚踏车世界级大厂亚驰的第二轮供应商,偶尔接到订单。但自从亚驰参观完台万工业大甲工厂后,二零一六年就将台万列为三家指定踏板厂之一,踏板订单量至少增加一倍。

台万工业导入机器手臂、产线员工从四十人变二人

台万工业原本一条生产线要四十名员工,半自动化产线则依自动化程度不同,大概需要六至十二名员工,如今机器手臂的全自动产线只要两个人。白亚卉说贸易摩擦和疫情爆发后,台万工业确实接到从大陆转单的客户,只要产线一开就可生产,不必烦恼去哪里找四十名员工。缺工危机也不会造成台万临时接单的困扰。二代大学前校长陈来助说,低价竞争绝对不是企业数位转型的重点。你今天买一只机器手臂,同业一下子就可以买更多,怎么拚得过别人?他认为当企业有自己的通路和品牌,生产线自动化的效益就会更大,最后的目标则是放在商业模式的转型。以台万工业来说产线自动化只是数位转型的第一步,是未来智慧生态平台的第一块拼图。
白亚卉提到未来计划,今年年底台万工业投资四亿元的智慧工厂会完工,不只要升级全自动生产线还要结合自动仓储。她解释随着营业额增加所需要的库存空间也就更大。过去台万工业都是水平式地存放货品储存空间已趋饱和,未来自动仓储完工货品可以存放在四、五层楼的高处,不仅扩充台万工业的库存,连货品搬运时间以及库存管理人力都可一并节省。
紧接着台万工业还要导入客户信息管理系统,白亚卉解释有了这个系统就能用人工智能帮客户运算,假设客户有需求,我们从哪里出货的时间可以缩到最短。从生产端到销售端,得按部就班地做。这一步尽管还得花费至少五年的时间,但白亚卉规划的是未来一个数位总部蓝图。从接到订单、生产制造、完成出货,看似普通的流程,其中却藏着许多学问。举例来说疫情转来的急单,台万工业并非照单全收。面对急单我们也会慎选,这种单子一接进来就会把一部分产能吃掉,但我怎么知道下一张单子是不是更好?」即使要接单也要决定用哪个生产地的产线生产,白亚卉继续说有些量少我们就不能全部都用全自动线,因为自动化要调产线,可能不敷成本。现在这些生产与销货决策绝大多数都还是得靠人脑,但未来接到客户订单后,立刻透过系统运算与排程,决策完全透过人工智能与大数据来执行。

台万工业建构智慧生态平台、共享平台

陈来助指出企业在做数位转型时优先级很重要,选择错误公司的数位布局就会倒退两年。台万工业在进行自动化投资之前,就抢先掌握欧洲品牌与通路优势,并与其他急着导入客户管理系统企业不同,台万认为先优化制造,导入客户管理才有意义,白亚卉解释如果先导入客户管理,销售订单增加了,也没有工厂端可以支持,搜集到的客户数据也没有用。
白亚卉表述台万工业未来数位总部的愿景已悄悄萌芽,在我们第一条全自动生产线完成之后,其实印度、俄罗斯、巴西的客户都希望我们能在当地复制这条产线,但我们知道必须要做到整厂输出,不是只有一条产线,而是整个工厂都必须准备好。届时因为是自动化工厂的整厂输出,所以也能解决缺工或土地成本问题,这条转型之路急不得,得按部就班一步一步执行。可以想象当未来台万工业生产基地不再只有印尼、台湾两地,而是印度、俄罗斯、巴西,台万工业市场不只有欧洲,而是亚洲、中南美洲,单单订单决策就比现在更复杂好几倍。当台万工业能够完全串接生产端与销售端的信息,并将决策过程数字化,智慧生态平台便已然诞生,甚至还可以在平台上卖更多东西。
台万工业白亚卉说很多脚踏车零件业二代不愿意接班实在太可惜。台湾好不容易打下来的王国很可能就消失了。当智慧生态平台建立也可协助其他中小企业透过平台打进欧洲市场,这就是一个台湾队的概念,也是这个平台最大的优势所在。白亚卉说目前除了踏板外,台万工业已少量夹带卖其他零组件,将来透过这个平台,可解决脚踏车产业的接班问题,让台湾的隐形冠军继续在世界发光发热。白亚卉是二代,三年前接任台万工业总经理,她认为企业一定要不断自我转型与突破,否则今天可能是超级明星,明天就变成没有人。台万工业走过三十七个年头,靠的不只是创办人白政忠眼光独到的策略选择,还有白亚卉将营运愿景具体执行出来,让台万工业在未来能继续立足全球。
台万工业脚踏车踏板出货变少却更赚钱友情链接:火花机慢走丝磨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