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分类导航
  • 日本沙迪克慢走丝(Sodick)
  • 日本沙迪克放电机(Sodick)
  • 台湾建德平面磨床(KENT)
  • 台湾建德龙门磨床(KENT)
  • 台湾建德炮塔铣床(KENT)
  • 台湾百德加工中心(QUASER)
  • 台湾宇青平面磨床(SEEDTEC)
  • 台湾旭正炮塔铣床(TOP ONE)
  • 台湾群基电火花机(Lead)
  • 台湾群基加工中心(Lead)
  • 轮胎模放电加工机(Lead)
  • 塞维斯精密中走丝(Lead)
  • 站内搜索
王坚仓带领佰龙机械成为纺织机冠军

佰龙机械

王坚仓带领佰龙机械成为纺织机冠军(佰龙机械

穿过隧道后车子沿着山路开进瑞芳工业区,这个人口连续二十年负成长,去年跌破四万人的多雨山城,却藏着全球产量最大的圆编针织机厂佰龙机械。佰龙机械供应纺织厂用的针织机,累积达二十万种,从一百公斤起跳,最重可达四公吨的庞然大物都有。佰龙机械董座王坚仓说:佰龙机械跟德国迈耶西、日本福原两家企业并列世界前三,但佰龙机械价格却能便宜二成至三成,这才值得骄傲。

佰龙机械没有机械展示间,取而代之的是二百五十坪大的开放式布料创新实验室,放着针织鞋、运动服、毛巾等各种布料产品,后面还有堆满六千种布料的仓库,布样种类比纺织厂更惊人。

佰龙机械王坚仓的选择:根留台湾

佰龙机械董座王坚仓说:我的客户是纺织厂,他懂布但不一定懂机械,你拿零件跟他谈还不如拿块布。他说从优衣库的刷毛衣到耐克的纺织鞋、从晶圆厂的擦拭布到烧烫伤病患用的压缩衣,都可以从佰龙机械供应的针织机中织造出来。二十年前纺织机械同业争先恐后到大陆建厂,佰龙机械却决定留在台湾,在瑞芳这个小山城里默默壮大。

佰龙机械王坚仓用指节敲着桌面说:我常想,若是时光倒流,我还会决定留下来吗?根留台湾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你没有大陆那个大市场,就必须拚了命升级,去追德国、日本这些比你先进的地区。假如当年我去了大陆,全球三大品牌就轮不到我们佰龙机械了。佰龙机械根留台湾的背后是一段从未停止追赶的旅程,而每一次逆风都是他蹲低扎根的时机。

第一次逆风是他初入佰龙机械的时候。他自嘲我是负二代啊!他的父亲王炳赐跟舅舅陈博贞一九七七年成立佰龙,一九八五年王坚仓服完兵役正准备出国留学,那年却爆发了十信案,银行雨天收伞,佰龙机械被抽银根,成为拒绝往来户。这种时候,我还能出国吗?

佰龙机械不拼价格走客制化

会计小姐一摊开帐本,我整个傻住了。王坚仓负债一亿二千万元,那年王坚仓营收才六千万元耶。家中独子的王坚仓彷彿一夕长大,一个原本连信用状都不懂的小伙子,跑到台北市民生东路挨家挨户向银行请求支援,到法院缴交罚金,硬着头皮请承办人员让他分期付款。下游厂商不付款他就去工厂守上三天,软硬兼施讨钱。

台湾厂商习惯将票期拉得极长,动辄六个月至一年。内销要拚价格、要拖付款,王坚仓也是被逼的,不得不走国际市场。急需现金的他只好提起行李箱跑遍全球,一步步建立代理商网络。德国的迈耶西是百年大厂,日本福原当时也有五六十年历史,佰龙机械不过是小毛头,凭什么跟人家拚?只有客制化,至今佰龙发展出超过二十万种机型,就是客制化的成果。因为站在第一线,王坚仓常思考如何满足客户需求。当时市面上只有织出四种颜色的机型,某次他听到纺织厂客户希望能有织出六种颜色的机型,立刻回来找研发团队埋头研发。

佰龙机械研发团队日夜无休了一年,才研发出全球第一台六色自动变色机。这台机器让佰龙机械一炮而红,王坚仓立刻申请专利保护,用专利阻绝了对手,那是佰龙机械的第一个黄金期,为了抢机器客户还拿现金来排队。当时员工每周加班四天、年薪最高达二十个月。佰龙机械王坚仓说:一九九五前后那几年赚很多,如果把这些盈余分掉我们可以过得很好。但是我们决定要留着让佰龙机械变成世界第一。那几年佰龙南港、汐止的厂区不敷使用,他们买下瑞芳厂地,扎根台湾。

却没想到第二次逆风来得既快且急,一九九七年东南亚金融风暴订单急冻,王坚仓也发现客户的需求越来越少量多样,需要重整生产流程。佰龙机械当时股本不过四亿元,他却砸下两亿元导入信息系统,还建构一个和客户协同设计的网际网络数据库。

佰龙机械砸大钱成为解决方案提供者

或许佰龙机械的脚步太快,对内对外都是煎熬。公司里员工适应阵痛期,每个流程都卡住导致曾经有十九天出不了货,公司外营收停滞六年,银行质疑他投资过度再度抽银根。二零零一年佰龙机械营收跌破十亿元,亏掉超过一半的资本额。但这从未让佰龙机械停下研发的脚步。国外纺织厂客户来下单却说不清楚机械设计,他直接跟客户讨布料,却没想到客户说:你们是做机械的黑手,不懂布啦!王坚仓一个不服气,我就做给你看!这时佰龙机械研发多时的信息系统派上用场。织造信息系统里数以万计的布料织造数据变成靠山,一旦客户有新想法佰龙机械可以立刻把想法解构成针数、布种等参数组合,模拟出新布种。客户满意下单,佰龙机械可以同步准备物料。整套流程让原本两个半月的产程缩减到一个月。

佰龙机械从一个做客制化机械的黑手,转成一个布料解决方案提供者。例如申洲国际是大陆最大的一条龙针织服装代工厂,优衣库、耐克、阿迪达斯都是其客户,二零零五年申洲提供给优衣库的刷毛衣卖了两千五百万件,隔年主席马建荣找上王坚仓。由于针织布会缩水,一般双面针织布缩水率约百分之五,刷毛布却在百分之八以上,马建荣希望能降低缩水率,问他该怎么办。王坚仓提出的方案是以两根纱线密密包裹住一根聚酯纤维,聚酯纤维象是骨架不露出就不需染色。但这这非常难,还好我们有织造数据,也有机械专利。佰龙机械王坚仓花了半年把机器完成,申洲国际目前的三千台机器中,一千八百台都是佰龙机械的。

佰龙机械王坚仓要求布料创新实验室每年研发两百种布料:我开发布这些布替客户创造无可取代的价值,订单自然会上门。这两百种里有二十种是这个星球上还没看过的布料,好像是不可能的任务吗?他笑笑说你要活下去,就是要把不可能变成可能。一手握有数百项专利,一手握有整合客户需求平台,佰龙二零零四年起连续四年,每年营收成长都三成五以上。

第三次逆风是二零零八年金融风暴,当年佰龙机械的营收跌掉三成。隔年他同样做了令人跌破眼镜的事:购并美国百年历史的先锋针织机制造厂。他第一次提出购并时是二零零五年,当时景气正好先锋提出高价破局,但是二零零八年金融风暴一来,市场信心低迷时他再次提出购并,这次价格不到第一次开出的七分之一。

佰龙机械逆势并美国百年大厂成为全球第壹

藉由购并佰龙机械的全球市占率一举提升到百分之十二,拿下全球第壹,同时也藉此取得技术,佰龙机械经理白铁雄说超高转速机械的转速提升了三成。二零一零年起营收年年成长,二零一六年王坚仓出货近两千台针织机,但二零一八年却只有一千台,一方面是贸易摩擦因素,另方面和新兴国家政局动荡有关。

景气衰退时先砍设备再裁员,但当景气复甦时会先聘人最后才买机器。机械设备业是领先景气衰退,却落后景气复甦的。机械老兵很淡然晴朗无云的好时机,他冲锋陷阵;倾盆大雨的坏时机他蹲低投资。景气周而复始,但是研发不能停。至今佰龙机械的研发费用仍占营收超过百分之六,研发人员占员工四分之一以上,因为他知道佰龙机械能存活至今靠差异化。未来的纺织机械发展有两个方向:第一是织程缩短,第二是远端监控。机械公会总顾问王正青观察,未来随着流行更迭加速,先进地区在地制造将蔚为趋势,智慧生产成为大势所趋。

今年六月西班牙巴塞罗那正举办四年一度的纺织成衣机械展,佰龙机械也正式发表新在线实时监控系统。它的客户远东越南厂负责人打开手机软件,立刻可以看到越南厂里的二百三十台佰龙纺织机的状况。这台正常、那台断纱已通知现场人员……,客户非常兴奋的对王坚仓说:我们就是需要这个!之前全区更新需要两分钟,现在只要十五秒,半个地球外也可以实时掌握厂区每台机器。王坚仓很得意说:现在说这是智慧生产,可是我们十几年前就开始在做了。

佰龙机械年底也将有新纺编机在客户端做量产测试,这款机器的原料棉不用纺成纱线,直接进入针织流程,省下了纺纱流程也等于节省纺纱厂的厂地、设备、人力,他算过,至少替纺织厂客户降低四分之一的成本。多雨山城里的纺织机冠军早练就了一身不畏湿寒的本事。佰龙机械感慨:这一路走来不知道手臂都打断多少次了,台语说拍断手骨颠倒勇在医学上是有根据的,只要愈合得好,通常骨折处会比原来的骨头更强壮。虽然再次遭遇逆风,但他的脸上却不见一丝慌张。为对他而言逆风一向是最好的扎根时机。

王坚仓带领佰龙机械成为纺织机冠军友情链接:台湾建德大水磨沙迪克放电加工机工作台旋转火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