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分类导航
  • 日本沙迪克慢走丝(Sodick)
  • 日本沙迪克放电机(Sodick)
  • 台湾建德平面磨床(KENT)
  • 台湾建德龙门磨床(KENT)
  • 台湾建德炮塔铣床(KENT)
  • 台湾百德加工中心(QUASER)
  • 台湾宇青平面磨床(SEEDTEC)
  • 台湾旭正炮塔铣床(TOP ONE)
  • 台湾群基电火花机(Lead)
  • 台湾群基加工中心(Lead)
  • 轮胎模放电加工机(Lead)
  • 塞维斯精密中走丝(Lead)
  • 站内搜索
顺德工业四度转型做汽车零件和镜头

顺德工业

顺德工业四度转型做汽车零件和镜头

台湾导线架产值约占全球市场两成,仅次于日本排名第二大的导线架王国。虽然好手如云但产品能符合要求,经由恩智浦以及英飞凌等国际车用半导体大厂,间接打进特斯拉电动车供应链的台商只有一家。它是顺德工业,去年营收逼近90亿元的全球第3大导线架厂。

顺德工业从做文具起家,早年自创SDI手牌经营的文具事业,到现在还有稳健的日本大厂代工订单。在19701980年代,文具事业最高峰时期全球长尾夹有85%出自顺德,至今仍是日本普乐士、蜻蜓等国际文具品牌大厂的重要代工厂。

另外在光学领域,早年才与日商共同投资的德辉,生产的音圈马达弹片是手机镜头伸缩的关键零件,在大陆这个全球最大手机市场中,顺德工业的产品市占率高达75%,近期还打进台湾股王大立光的镜头供应链。

这家有约65年历史,立足彰化水五金聚落的黑手企业,为何跨业经营总能交出好成绩?原来这是顺德工业三代抱持不做别人会做的事,勇敢离开舒适圈信念,持续转型的结果。顺德工业共历经4次的跨界挑战。

顺德工业第一次从模具工厂变文具制造商

顺德工业原本只是员工6人的模具家庭工厂,后来是用模具专长设计开发出可折叠的削铅笔刀,成为六○年代的热门文具,才一炮而红转型成为文具厂。

之后顺德工业想进军美国市场,但一来当时出口文具到美国需要通过国家采购认证规范,二来所接触的客户都买日本货,要求要与日本产品一样好。但当时包含顺德工业在内,台湾业者都还采单模制造,产量与良率都比不上采取连续双模生产的日本大厂,要赢就要挑战别人做不到的制程精进。

11位兄弟姊妹中,排行3男的陈朝雄,当年因为太没挑战而放弃银行的铁饭碗,投入家族事业;这个离开舒适圈的决定,却让他遭遇因操作机器错误,失去两个手指头的苦楚。 但他没有退缩,反而因失去手指,发现欧美设备有安全防护等设计而台湾没有,因而点燃他改良机器的热情,经过无数测试,学会连续双模制造技术,成为少数质量能追日商,同时又取得美国国家采购认证的台湾文具厂。

靠着质量比照日本,生产成本只有日本1/3的高CP值顺德工业在日商夹击中突围,变成全球市占85%的最大长尾夹制造厂,打响国际名号。

顺德工业第二度跨界挑战从文具大厂转型半导体零件商

1983年顺德工业的文具事业稳定发展,但陈朝雄家族认为企业永续经营就必须有第二只脚来支撑。不同于多数模具企业升级选择往机械发展,顺德工业却看好计算机产品崛起,开始布局半导体封测的导线架市场。第一个客户是台湾通用公司,之后锁定茂硅、华邦电、菱生等台湾指标存储器厂经营。

陈朝雄斥资上亿元买进欧美更先进的机台来改良提升技术,想办法跟着客户一起成长,之后顺德工业就靠著文具与半导体导线架两大引擎,1996年上市时是营收达17亿元的文具大厂。

第三度跨界挑战顺德工业是从半导体零件商进入汽车电子领域

2001年是顺德工业事业重心转换的关键时刻,因为文具产品发展成熟陷入能想到的文具大家都会做了,不知道还能做什么的困境,原本售价高别人约一成的文具也面临价格厮杀,3成到4成的净利率跌一半。另方面导线架遇上全球半导体不景气售价腰斩。企业的两只脚都不顺遂,当年出现创业以来首度亏损惨赔近8000万元。

本在荷兰留学、学企管的陈维德在2000年被叫回台湾接掌电子事业部,面对家业困境他与父亲都知道,现在就如同祖父创业,想要突围两代的共识是:不能做容易做的,要做别人不会做的,才有机会赢。

当时陈维德带着自家商品到欧洲开发业务,遇上到哪都吃闭门羹的困境,他唯一看到的机会是随着汽车、手机等产品高科技化,电子零件开始大量走出冷气房。面对更严苛的外在环境,众多欧美半导体大厂找寻共同研发的业者,开发耐高温、能防水、抗腐蚀等的客制化单体导线架。

陈朝雄认为顺德工业有同业没有的模具优势,只要能做成上述客制化产品,就能率先建立门槛;因此他每年大胆投资12亿元,支持儿子抢回来的新订单。

到了5年前顺德累计已达500多套客制化导线架模具可运用,开始聚焦利润较高的车用电子市场,陆续拿到恩智浦、英飞凌等指标车用半导体厂的订单。

目前顺德工业整体营收中约78%来自导线架,其中客制化车用产品比率近2成;另22%的营收则来自文具业。

在文具业这块顺德工业使用智慧无人组装产线的进化来降低成本,同时又往专业人士使用的高级文具做产品升级。因为导线架、文具双双升级,去年营收虽不及高峰时期的百亿水平,净利却创下近年新高。

第四次跨界挑战顺德工业从汽车电子前进手机光学零件

除了汽车、机车,智能型手机是另一个走出冷气房的当红电子商品,摄影镜头更是兵家必争之地,不只要做得更小效能还要更好。顺德工业与日企合资的德辉科技,原本也做半导体导线架,因为近年顺德制程技术提升,德辉开始转型制造镜头伸缩关键零件的VCM弹片,间接进入大立光供应链,目前年营收约5亿元,手机光学零件也成为顺德工业集团的第三只脚。

怎样的客户就决定你会是家怎样的企业!台湾企业购并高手、友嘉集团总裁朱志洋曾指出近年台湾企业国际竞争力弱化的关键,就是长年逃避接受严格客户的挑战,只挑容易的做。顺德工业这家五金黑手企业,正是不怕客户挑战,专挑难的做,才能跨越一甲子,在不断转型中壮大。

顺德工业四度转型做汽车零件和镜头友情链接:AD32LsALN400GsKGS618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