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分类导航
  • 日本沙迪克慢走丝(Sodick)
  • 日本沙迪克放电机(Sodick)
  • 台湾建德平面磨床(KENT)
  • 台湾建德龙门磨床(KENT)
  • 台湾建德炮塔铣床(KENT)
  • 台湾百德加工中心(QUASER)
  • 台湾宇青平面磨床(SEEDTEC)
  • 台湾旭正炮塔铣床(TOP ONE)
  • 台湾群基电火花机(Lead)
  • 台湾群基加工中心(Lead)
  • 轮胎模放电加工机(Lead)
  • 塞维斯精密中走丝(Lead)
  • 站内搜索
台北市农产运销公司首位女总座吴音宁

吴音宁

台北市农产运销公司首位女总座吴音宁

历经一年多的人事斗争纷扰台北农产运销公司终于在六月二十日完成董事会改选,由诗人吴晟之女作家吴音宁出任北农公司总经理。她是北农成立四十三年来最年轻的总经理,也是第一位女性总座。

北农四大势力包夹、吴音宁须在复杂环境中稳定菜价

在此之前北农历届总经理多由农会系统推举,清一色是男性。由于各级农会干部向来是蓝绿选举时重要桩脚,身为北农总座,不只要懂农产,还要懂得地方派系与政治眉角。

吴音宁出身彰化农村,但她与农会系统并无渊源;她虽在溪州乡公所担任主任秘书七年,但外界对她最鲜明的印象,始终是她的作家身分。也因此上任之前,不只台北市长柯|文哲对她有疑虑,全国农会总干事张永成也直指这个年轻女生行政经验不足、不懂农产运销,怎么有办法压得住北农这个有时需要吃槟榔喝酒来沟通的复杂之地?

其实吴音宁是能吃槟榔与喝酒的。但柯、张两人对吴音宁的疑虑,确实点出北农复杂性。

北农是台湾最大蔬果拍卖平台,旗下员工五百人,每日拍卖蔬果量占台湾三分之一,供货给二千七百位蔬果承销商,去年成交金额高达二百四十亿元。北农蔬果拍卖价格,间接决定台湾蔬果价格。

正因北农牵动农民、盘商、超市业者、大台北地区消费者的利益与权益,民进党、台北市政府、云林张家才为了北农总座人选抢破了头。

吴音宁是一人之下、五百人之上的北农总座,但她既无派系撑腰,又非传统农会出身,北农七大部门一级主管平均年龄大她十来岁,各级农会干部又各个都是地方推派出来的头人,她要在利益交杂的现实丛林打仗,还得肩负政府赋予北农稳定菜价的使命,这种生存游戏她真能玩得下去?

接受专访时她刚上任第二天,问她紧张吗?她头一摆说,不紧张。她没解释原因,反倒先说了个故事。

是作家也是农运大将、别人说危险,吴音宁宁实地去看

她曾只身去印尼乡下,要前往下个村落时,村里人劝她,那是个穆斯林村落,人都很坏,别去。她还是去了,发现并不可怕,反倒是该村落的人也对她说,上个村落很危险很可怕。

你不去理解事情,很容易被既定的印象恐吓,告诉自己这边危险、那边不行。她说,全台湾哪里没派系,只是要不要面对而已。憨胆,是她最鲜明的特质。

从小吴晟希望长女未来走上写作、教学之路,但她高中就立志当人权律师,进入东吴法律系后,发现拗口的法条读不到人味,终究没走进律师楼,而是走上街头,写作兼抗争。

二十九岁时她赴美旅行,因表哥欲往墨西哥契帕斯山区拜访查巴达游击队,她动念跟进,一股想理解印第安农运的冲劲,让她在没水没电的深山里,硬是住了快两个月,回台后写成蒙面丛林。

2003年她把和白米炸弹客杨儒门的书信往来,集结成白米不是炸弹客一书,凸显台湾农业问题。接着出版了江湖在哪里,重新回溯台湾农业发展史。她那时以为写作就是她的天职,直到表哥黄盛禄二○一○年当选溪州乡长,一切转变。

曾动念选乡长、因不能讲真话吴音宁灰心退出

黄盛禄当选后,一直劝吴音宁进乡公所帮忙半年,但吴晟担忧女儿无法面对复杂的公所环境,持反对意见。某天凌晨一点吴家客厅灯火通明,她听着表哥与父亲讨论陷入低潮,突然手用力一拍桌,说:好啦,我来去啦!没想到这一拍,就是七年。

决定接北农总经理,也是个意外。原本她打算选乡长,之所以离开,是因她在溪州动物园区案中受了重伤。

彰化县政府规画在溪州公园设置一座收容流浪犬猫的可爱动物教育园区,希望提高动物认养率,吴音宁支持此案,民代却质疑此举将让溪州充斥狂犬病、垃圾与噪音。今年五月一场座谈会上,三位动保人士被反对方打得脑震荡,血溅会场。谈起这件事,她的眼泪大颗落下。农村,有它现实的地方。她说。

民代抓准信息落差刻意操作,看着曾与她一起反国光石化、反中科抢水的乡亲们被煽动,让她心痛。乡亲劝她,选乡长,别讲真话,别牵扯这事,更让她积郁在心。

此时农委会副主委陈吉仲的电话来了。朋友说,别卡在这情绪上,所以她允诺接任,这是情绪化的人生,不是规画的。

曾被黑道包围、吴音宁坚持我要办就一定办

曾与她在溪州共事的台北畜产公司总经理姚量议说:音宁的性格是浪漫的,但她做事不浪漫、很务实。

溪州只有三万人口,却是地方派系重要根据地。彰化县议会议长、彰化县农田水利会会长、彰化县农会总干事都出身此地。在地方上与各方势力斡旋,身段要软、胆子却要大。吴音宁推在地食材营养午餐、办文化祭、维持一社区一幼儿园,不只一次被挡预算的民代指着鼻子骂,还曾因阻挡业者堆置废弃炉渣,被黑道包围。

那次我跟环保局去砂石场勘查,对方一看到我就抓狂,指着我说,就是妳,追着我咆哮,报出我车牌,要我小心一点!她说当时对方开怪手挡路,不让她离开,最后报警才得以脱身。

这些象是电影画面的情节,七年来几乎就是吴音宁的日常。就算乡代表经常指着她骂,为了要预算,吴音宁还是得提着头去他家泡茶。如黑泥文化祭与溪州森林公园改善工程,都是她千方百计求来的预算,我要让他们知道,我要办就一定要办,你预算不给我,我找别的地方!

要办就一定要办的吴音宁,到北农会做些什么?

在前总经理韩国瑜任内,北农的绩效是以利润做为指标,去年有七亿元净利入袋。其实只要菜价高,北农每笔买卖抽取三%手续费就能赚钱,但菜价是否合理?拍卖制度是否够透明?外界雾里看花,这是她上任后想改善的事。

此外北农不时传出承销人兼供应人拉抬菜价、菜虫囤积商品、高额利润分配问题,也是她将立即面对的难题。

到哪都是江湖,不会有什么轻松的,她深知北农情况复杂,但就像在印尼村庄的体会,不要怀抱太多既定印象,不给自己灌输太多恐吓,就不会担心。尽管农委会与北市府,都允诺会当她靠山,但最大靠山终究是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