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分类导航
  • 日本沙迪克慢走丝(Sodick)
  • 日本沙迪克放电机(Sodick)
  • 台湾建德平面磨床(KENT)
  • 台湾建德龙门磨床(KENT)
  • 台湾建德炮塔铣床(KENT)
  • 台湾百德加工中心(QUASER)
  • 台湾宇青平面磨床(SEEDTEC)
  • 台湾旭正炮塔铣床(TOP ONE)
  • 台湾群基电火花机(Lead)
  • 台湾群基加工中心(Lead)
  • 轮胎模放电加工机(Lead)
  • 塞维斯精密中走丝(Lead)
  • 站内搜索
冬虫夏草产量正在受到气候暖化威胁

冬虫夏草

冬虫夏草产量正在受到气候暖化威胁

冬虫夏草又俗称虫草、冬虫草,正式上则称为中华虫草,是一种寄生于昆虫的真菌,通常寄生于鳞翅目幼虫体内生长。冬虫夏草是已知最早被记载的虫草菌,早在公元八六三年的唐代就已出现在博物学家段成式的记载中。以往冬虫夏草向来被认为可以补肺益肾,止血化痰。但是由于其很高的砷含量,二零一六年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已将冬虫夏草从保健食品类除名。

那些标榜冬虫夏草疗效卓绝的中药广告,是从甚么时候开始普及?药材店多将玻璃罐里一条条冬虫夏草放在当眼位置,这种既是寄生虫又是真菌植物的珍品,又是从甚么时候开始成为中药明星?

自古代开始冬虫夏草一直被认为拥有药用价值,不过由于虫草数量稀少采集不易,对其的需求过去仅限于上流社会,并非是那么大众化的食疗产品。据大西洋描述冬虫夏草的兴起转折点或是 一九九三年发生的一件不光彩事件。当时中国田径运动员王军霞一连打破多项世界纪录,教练马俊仁声称是其训练配合大量奇特中药的功劳,包括冬虫夏草在内的冷门药材因而声名大噪,变成知名度极高的珍品。再后来随着二零零三年非典爆发,有传言指冬虫夏草可以增强免疫力,帮助抵御非典以至需求激增。采摘和销售冬虫夏草则变得一门有利可图的生意。

然而这些堪称世界上最值钱的寄生虫真菌在今日正面临绝种风险,依赖它维持生计的人同样陷入困境。博伊西州立大学生态学家凯利忆述,约莫十年前她和一位中国同事来到西藏,对方突然下车走到路边摊买了一袋好像炸粟米条的不知名药材。这些被真菌寄生的虫尸,就是其中一种最名贵,疗效也最受争议的中药—冬虫夏草。原来该名同事的母亲患有癌症,听闻虫草对病情甚具疗效,价格高昂亦在所不惜,结果对方用了一千美元买下二百五十条冬虫夏草。凯利坦言:我觉得这完全是疯了。

冬虫夏草的价格在今日已不可同日而语。从一九九七年到二零一二年冬虫夏草的价格逐年上涨百分之二十,而全球冬虫夏草市场的总值更高达五十至一百一十亿美元。在北京冬虫夏草的市值已是黄金的三倍。

冬虫夏草

对于生活在西藏的人来说这自然是个好消息,由于地大物博交通不便,采集冬虫夏草始终是本地人的独市生意,外界难以沾手,最多只能做一层又一层的中间商人。到了各地高端市场冬虫夏草其中一个最标志性的价值,并非用来充当补药而是成为所谓的商务礼品,亦即变相贿赂,因为每一千克的高级冬虫夏草市价可高达十四万美元。随着中国中产阶级蓬勃发展中下游市场对冬虫夏草的低端产品亦有庞大需求。充满争议和传奇色彩的罕见药材,让不少人抱着宁可信其有的心态,认为高价交易换来的是对抗各种病症的良方。

冬虫夏草是热带真菌的近亲,寄生于蝙蝠蛾幼虫且只生长于青藏高原。顾名思义冬虫夏草的成长过程分两阶段,在夏天真菌寄生于幼虫,而牠们在地下以植物的根部为食粮。到了冬天真菌便吸收牠们体内的养分生长。因此这种寄生虫真菌被当地人用藏语称为冬虫夏草。

过去认为冬虫夏草有甘平保肺,益肾止血的食疗功效,甚至被外国媒体称为喜马拉雅威而钢,人们亦大多将之视为一种有病医病,无病强身的免疫增强剂或用来预防癌症等疾病。近年一直有专家质疑其药效有过度吹捧之嫌,药用价值未必与其稀有度成正比。无论如何在争议声之中,凯利明确提到艰难时期还在后头。

受到过度采集和高原气候变暖的双重打击,这种弥足珍贵的寄生虫真菌正逐渐消失,甚至有绝种的可能性。冬虫夏草数目锐减,一方面涉及当地的气候变化。凯利指出冬虫夏草最适宜生长于海拔三千至五千米的地区,真菌及其寄生的昆虫,能适应摄氏零下十五至零下五度的极端干燥和寒冷环境。不过喜马拉雅山脉变暖的情况惊人,令冬虫夏草变得不如过去般容易生长。

为避免酿成生态灾难不丹等国家已经设下限制,部分高原社区亦实施了各自的采集规定。但这种高价商品仍吸引了一群不守规则的偷猎者。凯利说他们很多时都抱有一种心态,即使我不采摘都有其他人会这样做。更遗憾的是面对物种绝迹的威胁,当地人民会否考虑到保育问题?当我问他们,可以的话你会否为了保育而选择做其他事情呢?很多人都表示如果还有另一种赚钱方式的话,他们乐意如此,但他们没有其他选择。

冬虫夏草对西藏当地人民的生计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这是难以被取代的。如同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的叶美丽所指:在这些农村地区,冬虫夏草是他们最重要的现金收入。有些学校甚至会在采集季节放假,以便学生可以跟随家人去采摘虫草。

纵观人类的历史基于需求过量和气候问题而绝迹的物种,可谓屡见不鲜,而冬虫夏草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牺牲品。不过采摘虫草的农民本身就非常贫穷,而且来自无权、弱势的边缘民族。当地人甚至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他们较难从事其他工作。其他传统职业,例如放牧,却又因为气候变化而难以维生。

许多人都认识到他们这样做的后果,但为了生计,他们别无选择。凯利形容冬虫夏草的消亡不但是生态保育的问题,其实也是一个经济失衡的问题。

价值连城的冬虫夏草成为青藏高原成千上万农民的主要收入来源。冬虫夏草虽来自青藏高原,但近年专家一直质疑有过度吹捧之嫌,其药用价值未必与其稀有度成正比。受到过度采集和高原气候变暖的双重打击,弥足珍贵的冬虫夏草正逐渐消失,甚至有绝种的可能性。

冬虫夏草

全球暖化危及冬虫夏草产量

冬虫夏草以名贵著称,又称软黄金、仙草、喜玛拉雅伟哥。野生冬虫夏草集中于海拔三千米以上的寒带高原,近年需求飙升的同时供应却急遽下降,原因之一或在于气候变迁,生态系统暖化致使虫草减产。不少西藏及尼泊尔人以采摘及贩售冬虫夏草为生,预期生计将大受打击。

虽然药用价值甚高但冬虫夏草不久前仍然乏人问津。十七世纪汉藏之间已有虫草贸易,藏人多以冬虫夏草交换茶、丝。八十年代尼泊尔人还以虫草交换烟和面条。至九十年代有中国奥运选手将神奇表现归功于虫草鳖血汤,加上后来二零零三年非典疫病席卷中港,冬虫夏草被视为补肺妙药几度掀起炒风,每磅虫草售价一度高达六十六万人民币,及至最近中国经济衰退价格方才逐步下滑。

淘草热带动尼泊尔、印度北部、不丹、西藏及中国西南地区的经济发展。在尼泊尔采集冬虫夏草的收入冠绝其他行业;有专家估计藏区有过百万人贩卖冬虫夏草,相关收入已成青藏高原地区支柱。

虫草需求愈殷,供应却逐年递减,原因除了过度采摘及采挖方式破坏生态,亦有可能出于气候暖化。有研究显示高原山区比平地及海面更受气候变化影响,例如二零零一至二零一二年间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华氏零点二度,而青藏高原地带增幅高达华氏壹度。冬虫夏草生成对气温十分敏感,生态系统些微变化很大机会导致冬虫夏草减产。

冬虫夏草减产,尼泊尔、西藏、印北等地居民首当其冲。淘草经济令当地不少居民脱贫,负担得起电力、医疗和教育,不过也引起不少社会问题。由于获利甚丰每逢五月至七月采集季节藏民会全家出动淘草,外地人亦会大举涌入一心发把横财,由是引起地界和采挖权的争议,村落之间每年都会爆发暴力冲突,冬虫夏草俨然血草。

冬虫夏草产量正在受到气候暖化威胁友情链接:台湾黑纤米外滩餐饮品牌台湾福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