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分类导航
  • 日本沙迪克慢走丝(Sodick)
  • 日本沙迪克放电机(Sodick)
  • 台湾建德平面磨床(KENT)
  • 台湾建德龙门磨床(KENT)
  • 台湾建德炮塔铣床(KENT)
  • 台湾百德加工中心(QUASER)
  • 台湾宇青平面磨床(SEEDTEC)
  • 台湾旭正炮塔铣床(TOP ONE)
  • 台湾群基电火花机(Lead)
  • 台湾群基加工中心(Lead)
  • 轮胎模放电加工机(Lead)
  • 塞维斯精密中走丝(Lead)
  • 站内搜索
台商老鞋厂年产量衰退六成的真实原因

台商鞋厂衰退

台商老鞋厂年产量衰退六成的真实原因

这工厂很怪,营业额掉六成,整间工厂却像家一样和乐融融。去柬埔寨采访前两天,约到一家女鞋大厂足辉董事长连华荣,他在柬埔寨有厂,总部在台中市大里区,赶在出国前南下访他。

他工厂并不起眼,隐身在一间寺庙旁边,铁皮屋门一开,哇,一眼望去都是埋头工作的女员工,连董正在和英国知名女鞋品牌的Buyer谈订单;我坐在门口沙发上等待,抬头一看,传统日历(就是每天撕一张那种)下有两排数字,是今年上半年和去年上半年的较字比较,1439053 VS 2731466,没有单位,看来应该是业绩数字,去年跟今年相比几乎腰斩,我心中暗暗吃惊。

Buyer走了,轮到我了。跟连董坐在厚厚的原木长桌边闲聊(对,记者都是用闲聊开场的,再慢慢加深采访强度),他一边削着铅笔,一边说话,我注意到桌上有一堆铅笔,铅笔用到尽头,套上原子笔外壳增加长度,继续使用,铅笔是他从世界各地饭店、或演讲现场拿回来的。

台商鞋厂衰退

连董眼神闪亮,搭配中广身材,精明中有着敦厚,而我,心里一直惦记着那个腰斩的数字,这是怎么回事?他会说吗?

要不要讲一下台商心声?我问,虾米心声阿,就是艰苦做(很难做),他说,突然他像吐苦水般吐露心声:「我全盛时期20条生产线,现在剩8条而已,单子都被大陆抢走,你看看这有多微利......这双鞋(顺手拿起一双黑色女高根鞋),当初我们一双报价8.05美金,今年三月淡季,我随便报,就报一双7.05美元,结果,(Buyer)来跟我说,大陆报5.2,大陆出口关税17%,柬埔寨零关税,5.2加关税和其他成本变6.12,他说要给我6.18啦,但是,我成本是6.35,这种价格,根本就赔钱,怎么接?

原来是红潮啊!对媒体而言,红潮议题是过去式,报导出来仿佛事情已经结束;但对在国际上厮杀的台商而言,红色供应鍊,还是进行式。

大陆工资那么贵,怎么有办法做?偷工减料吗?继续追问。

不偷工减料是不正常的,现在材料都要检测,检验过才能出货,他们是检验一套做一套,检验的东西,跟实际做的不一样啊,甚至检验都用买的,都是大陆人啊!

啊客户不会不知道吗?继续外行的问。

你们都太......怎么讲,理想化......唉,我跟你讲,我也去大陆买他们的鞋子,拿回来解剖啊,拿给客户看,我说你看他们的东西是这样的......哼,客人竟然跟我讲说可以过就好,不用太好,你就是用得太好,所以卖我们变比较贵,你看......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继续伤口撒盐。

这两、三年而已,我们金融海啸,根本没有海啸到,反而现在每况愈下,越南厂才关掉,我最多时有20条生产线,最后剩下八条。墙上数字的真相,原来是这样。

全盛期足辉一年是一千万双鞋,现在是四百万双,衰退六成。衰退原因其实不止红潮,近年鞋业的休闲运动风,还有电商崛起,均侵蚀了传统鞋业通路,今年全球最大的美国鞋业通路集团payless宣布破产,正是不敌这些新兴趋势;消费者的需求不是消失,而是转移,今年他也开始接起电商单转型。

连董三十九年次,他的年代台湾是制鞋王国。他逢甲工业工程毕业,在制鞋工厂当科长的同学,推荐他到另一家制鞋厂,面试时老板只问他一句话:你什么时候可以上班?隔天就到工厂当科长,几年后创业,迄今三十多年,一辈子与女鞋为伍。

连董带我逛工厂,女鞋工序复杂,从面料采购到制作完成至少20道工序,每道工序,都是人工和机器配合,我注意到女鞋师傅都戴着老花眼镜,有趣的是老板一来每个人都带着微笑,没有一点紧张气氛,突然连董打开手机吆喝员工:给你们看XX(连董儿子)的照片,女员工们一个个起身好奇的围到他身边,看着照片,吼,架泥大汉喔(台语:这么大了),金缘投噢(台语:真帅),大家一言我一语讨论起这位仿佛连董翻版的十几岁小帅哥,好像自己的儿孙辈般亲切。

金融海啸没有红潮可怕台商老鞋厂产量衰退六成!

多数员工都是打从年轻,就进工厂到现在,工厂三十多年,一百多位员工,年资超过二十年的超过一半,跟老板像家人一样。下午六点,员工陆续下班打卡,你们打卡,每扣声,我心就在滴血,他对着陆续向门口移动的员工说,员工似乎不太在意,笑笑跟他打招呼下班去。

我想起那堆套上原子笔套的铅笔,这不是节省,而是习物爱物的感情,对员工也是如此。

会叫的狗,不会咬人。老板大声嚷嚷要裁员的,最后总是雷大雨小,无预警宣布裁员的,总是刀刀见血;愿意见媒体,坦然面对失败的,总是心中已有对策。柬埔寨大批水涨船高的土地、及生技业等其他产业的投资,应该是他不惊不慌的理由,我想,老板的,永远不会只有一招。

台商老鞋厂年产量衰退六成的真实原因友情链接:芜湖磨床台湾火花机塞维斯中走丝